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 太栗网>教育>南开校长曹雪涛:南开应该恢复到当年“北清复开”的地位与影响

南开校长曹雪涛:南开应该恢复到当年“北清复开”的地位与影响

2019-11-06 17:04:57 阅读量:4022

曹雪涛。摄影/本报记者佟宇

这位报社记者/杜威

尽管曹雪涛上任不到两年,但他可能是性情最接近南开大学的校长,南开大学是一所百年名校。作为中国工程院最年轻的院士,曹雪涛没有出国留学的经历,曾经嘲笑自己是“从地上掉下来的中国科研工作者”。另一方面,南开大学曾遵循首任校长张伯苓的“土特产办学”政策,着手创办一所“了解中国,服务中国”的中国大学,为成为全国一流大学奠定了基础。

南开大学自1919年在五四大潮中成立以来,经历了一个百年不平凡的历程。进入新世纪以来,位于天津的南开遇到了新的发展和问题。未来南开大学将走向何方,能否重现“北清复兴”的辉煌?在南开大学百年校庆之际,曹雪涛主席接受了《中国新闻周刊》的独家采访。

“爱国主义的三个问题激励师生,警示中国人”

《中国新闻周刊》:你眼中的南开精神是什么?

曹雪涛:简单地说,南开精神就是爱国主义。大学精神是学校的核心和最宝贵的财富。我们可以说,北京大学的精神是建立在科学自由和兼容的基础上的。清华的精神比语言更务实、更深刻。南开的精神是把爱国主义教育贯穿于教学的每一个环节,允许公平和能力,培养有荣誉感和责任感的家庭和国家意识,塑造了解和服务中国的素质和能力。南开编年史上记载的那些著名的大师和大师,不仅是基于他们的学术成就,而且因为他们对国家的巨大贡献而受到学术界和社会的尊敬。

中国新闻周刊:南开大学为什么有这样的爱国主义?

曹雪涛:大学的气质和精神往往与它的起源或背景有关。在南开学校的创建史上,有一句话刻得很清楚:“南开的创建和中国的创新都是由1894年抗日战争的失败所推动的”。甲午战争使当时在贵州学习政治的严修开始思考救国战略,海军学校的优秀学生张伯苓开始为改造国家而奋斗。清末一位伟大的学者和海军军官,怀着在民族危机和民族生存之际通过教育救国的理想,创办了南开系列新教育学校,从而开启了一个将国家、民族、学校和个人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中国人民百年传奇。尤其是1935年南开大学新学年的“创业”,面对当前的国家危机,张伯苓校长发出“你是中国人吗?你爱中国吗?你喜欢中国吗?”这震耳欲聋的“爱国主义的三个问题”鼓舞了老师和学生,也提醒了人们。

今年年初,习近平总书记参观了学校,充分肯定了南开100年来的办学理念和发展成就。他说,“爱国主义是中华民族的核心和灵魂。南开大学有着光荣的爱国主义传统,爱国主义是南开的灵魂”。他再次高度赞扬张伯苓总统著名的“爱国主义三题”。

"主人很重要,建筑也很重要."

《中国新闻周刊》:建设世界一流大学最重要的是什么?

曹雪涛:所有的大学、学科和人才都是核心,人才是根本核心。对南开来说,第一件事是让人们继续做生意。如果南开的生活只是好的和容易的,我不认为它能吸引人才。真正的人才有很强的职业抱负。因此,我们应该创造一个让人们参与并鼓励他们进步的环境,让每个人都觉得你可以在南开实现你的梦想。这是我们目前最需要做的。

然而,主人很重要,建筑也很重要。招募金凤凰,不是没有梧桐树。我们必须为大师们提供良好的工作和生活条件,尽最大努力为他们服务。也许我们的硬件条件不能很快得到显著改善,但软件可以尽快得到改善,我们可以为教师提供有针对性的政策支持。所有这些都在积极实施,希望吸引更多有远大理想的人才。

《中国新闻周刊》:吸引人才的具体措施是什么?

曹雪涛:过去,一些大学向我抱怨说,我们看中了一个人才,并向学校提出了要求。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应。最后,这个人才被其他学校挖走了。通过我们团队的集体讨论,我们决定打破常规,建立一个绿色的人才引进渠道。只要三位文科院士或教授共同推荐,它就会直接进入学校人才领导小组工作会议的议程。这大大简化了人才引进的过程,缩短了时间。一些人才引进可以在短短一个月内完成这个过程,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

我们还对智慧和资源的高端利用进行了新的探索。我们已经启动了双重就业制度。我们邀请了一流的国际专家和国内学者短期访问我们,参与学院和特定学科的规划和发展,以及人才引进的评估。我们有选择、有目的地帮助南开的青年教师和助教规划未来方向,提高他们的创造力,把他们直接带到学术前沿和制高点,帮助南开的新一代成长。

中国新闻周刊:2017年,南开在教育部第四轮学科评估中得了14分,但没有“A”。你认为这个结果怎么样?

曹雪涛:不好。在过去的“985大学”中,很少有大学没有“A”科目。这提醒了南开人民,表明我们在建设一流大学的道路上面临着一个值得我们担忧或深思的问题。

如何走出困境需要活力和勇气、远见和模式。因此,我们现在将通过“4211杰出南开行动计划”加强学科和人才建设,提升南开大学的核心竞争力。

中国新闻周刊:你能具体介绍一下“4211杰出南开行动计划”吗?

曹雪涛:“4211”实际上是我们重建南开辉煌的行动计划。“4”是指“艺术振兴”、“科学推广”、“工程攀登”和“生物医学发展”四大计划。

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南开的文科在中国占有独特的地位。现在我们必须振兴它。在科学上,南开化学曾经是“化学的领导者”。尽管它现在仍在全国前五名,但它需要巩固和提高。此外,根据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和综合性大学的发展趋势,工程的重要性日益突出。南开的工程有一定的基础,现在它必须瞄准攀登的大目标。

生命科学和医学是一流综合性大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的几所大学,如上海交通大学、浙江大学和北京大学,最近发展迅速。他们的医学院给了他们很多加分。南开作为一所综合性大学,也需要在这一领域取得突破和发展。

为了实现“四大计划”,充分调动南开教师的积极性,南开建立了教育、教学和科研两种奖励制度。在每年的教师节,我们表彰为南开教育教学工作做出突出贡献的教师。教育教学终身成就奖每年不超过两次,每次100万元。十项杰出贡献奖,每项20万元;十名优秀青年教师每人将获得十万元奖励。同时,南开大学科学技术奖励大会每年年底举行,奖励一批在科学研究中做出突出贡献的人才。

“1与1”是在学校建立十个交叉科学中心,并与世界一流大学携手建立十个国际联合研究中心。具体而言,以重大科学问题和国家重大需求为驱动力,建设资金将按照每个科技中心每年3000万元、每个人文社会科学中心每年1500万元的标准给予支持。目前,第一个中心——“新能源转换与储存交叉科学中心”已经正式成立。至于海外联合中心的建设,南开已经与英国伯明翰大学建立了国际联合研究中心,专注于绿色经济和环境科学研究。目前,正在与牛津大学等加快建设国际高等研究所或联合研究平台。

希望通过“4211”计划,借助国内外智慧和力量,整合和调动内部有效资源,充分发挥南开优势,大力推进双一流建设,重建南开昔日辉煌。

中国新闻周刊:如何提高科学基础?

曹雪涛:以化学为例。当我去化学研究所进行研究时,我问该研究所的老师,世界上化学领域最具挑战性的问题是什么,当今世界上最伟大的化学家和杰出的研究团队是什么。您是否与这些顶尖科学家和团队进行过交流与合作,在这些前沿领域和一流的研究方向上,您是否做出过任何安排和成就?事实上,这是学科建设的关键一步,也是一个发展观问题。首先,应该明确界定努力的方向和目标。

然后,有必要围绕关键方向升级相关技术设备。看到学院的实验设备不那么先进后,学校拨出6000多万元专门购买高端设备,这样老师们会更好。此外,我还鼓励大学教师创建一个原创的研究平台,努力发明一个原创的领先技术系统。

除了技术设备,还有人员支持和政策保证。近年来,化学研究所采取了人才特区的引进政策。最近,它引进了许多来自国外的年轻人才,还引进了一批包括庞戴文教授团队在内的关键科研人才。人才聚集效应逐渐显现。

中国新闻周刊:你是免疫学家。每个人都期待着你成为校长后南开的生物医学会发生什么。

曹雪涛:我在这里的主要任务不是做科学研究。首先,我必须履行校长的职责,尽我所能全面管理和发展南开。作为校长,我必须有战略眼光和宏观模式。我想搞清楚哪些是南开的传统优势学科,要巩固和提升它们,哪些是新的前沿学科,南开必须布局和发展。

南开医学院虽然成立很早,但发展并不顺利,这与医学院的长期发展规律和我们未能找到一条合适有效的道路有关。综合性大学开办的医学院应该融入当地的医疗体系。仅仅做基础研究和发表几篇研究论文是不够的。因此,我们联合了天津的12家医院,建立了南开临床医学院联盟。我们还与世界顶尖大学的医学院开展交流与合作,如牛津大学临床医学院。我们还增加了我们学校科学、工程和医学的交叉融合。我们希望在天津市政府和国内医学界的帮助下,南开在“新医药”的建设和发展中取得一定的成绩。

2018年南开大学毕业典礼上,毕业生们在校园里拍照。摄影/本报记者佟宇

"大学因城市而繁荣,城市因大学而繁荣."

中国新闻周刊:与北方的大学相比,位于天津的南开将面临一些挑战。南开最迫切需要做的改变是什么?

曹雪涛:我认为我们应该更新观念,改变心态。我们应该变被动为主动。我们不应该总是抱怨我们的环境有多糟糕。过去,我们或多或少都会抱怨,总喜欢说北京-上海-广州挖走了多少人才。现在,我们必须继续我们的工作,并主动联系那些有望加入南开的人才。不要等别人自愿来我们家。各部门仍在争论不休,这影响了人才引进的时机。

2018年12月,我带领一个团队去英国帝国学院进行一次特殊的人才招聘。今年六月,我去了哥伦比亚大学和哈佛大学。我们的两位前总统,龚克和拉奥·何姿,分别去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和斯坦福大学。我们三个携手在美国招募人才。我们对人才的渴求,加上南开的实力,极大地改变了人才引进工作。

《中国新闻周刊》:天津对南开的支持是什么?南开对天津市政府有什么期望?

曹雪涛:大学在城市中茁壮成长。城市靠大学繁荣。说实话,我们羡慕广东省和广州市政府对中山大学的支持,深圳市政府对华南理工大学的支持,以及湖北省和武汉市政府对武汉大学的支持和政策倾向。

我们希望天津能够以更开放的理念和更大的格局来看待教育部所属的南开大学和天津大学,并加大对这两所大学的支持力度,特别是在人才政策和学科建设资金方面。支持南开和天达实际上是在投资天津的未来。我也相信南开一定会为提升天津在国内外的声誉和城市的核心竞争力做出实质性甚至不可替代的贡献。

中国新闻周刊:在教育部近日公布的75所部属高校2018年决算数据中,南开的决算支出为87.26亿元,近两年翻了一番。你觉得这个数字怎么样?

曹雪涛:虽然取得了一些进步令人欣慰,但与清华大学的200多亿元、北京大学的180多亿元和浙江大学的100多亿元相比,南开大学在资金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上海交通大学、中山大学和复旦大学。这是由许多因素决定的——清华大学的教师人数是南开大学的三倍。清华有很强的工程背景,承担了许多重要项目。今天,北京大学也从文理并重转变为全面发展。专攻工程的上海交通大学(Shanghai交大)也发展了一所规模相对较大的医学院,而南开长期以来以文科和理科为主,没有追求规模效应。目前,大学已经过了片面追求规模的阶段。我们现在保持专注,强调质量和特色,坚持内涵发展。

虽然我们跟不上现实,但我仍然对南开目前的资金规模不满意。因此,作为一个校长,两个重要的任务是找到钱和聚集人。南开校友非常热爱他们的母校。在校友的积极捐赠和帮助下,我们正在尽最大努力筹集各个领域的资源。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并希望在未来几年内有更大的推广和收获。

《中国新闻周刊》:你认为南开排名多年来下降、低于公众预期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曹雪涛:区域观念的落后削弱了斗争的动力,加上资源投入不足,影响了一流人才的引进,限制了国际交流与合作的活动、整合和展示。此外,对现有人才的培养和支持相对薄弱,导致重量级平台建设和一流成绩相对下降,导致学校核心竞争力下降。当然,与大型和完整的巨无霸学校相比,规模较小也是一个客观因素。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缺点,怀着坚定的信心,迎头赶上,重建我们的辉煌。

我们致力于建设“南开特色、中国特色、世界一流”的大学。南开应该回归“北清复辟”的地位和影响。

快乐生肖app